365滚球最大下多少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婺文化 > 新闻动态 > 婺文化大讲堂
谱牒文化(四)李彩标
(2012-05-12)
      [打印]
谱 牒 文 化
主讲人:兰溪市图书馆研究馆员 李彩标
(2007年7月20日婺文化大讲堂第四讲)
  家庭,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细胞。而家与国又是那么的紧密相连,家是国的缩影,国是家的延伸。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历史演变中,每个家庭或者说家族都具有其特殊的性质和形式,而“姓”就是家族的一种标志。比如,中国人见面常常尊问一声:“你贵姓?”这一声询问,不仅是对你个人的尊敬,还包括着对你的出身、你的家世、家族的尊重,所以,姓氏,是一个家族的徽号,它标志着一个血统,记录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血脉渊源,而记载这种家族血缘关系及其播迁和演变历程的,就是家谱。
一、家谱与家史
  家谱,是中华民族历史的文化积淀,是以记载家族世系、人物和事迹为中心的历史图籍,它与国史、方志一起,构成了中华民族历史学大厦三大支柱,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家谱名称繁多,除了帝王家谱称为玉牒外,常见的士大夫庶族的家谱称谓有宗谱、族谱、家乘、世谱、支谱、房谱、家牒、会通谱、统宗谱、牵丝谱等。
家谱,是一个家族的生命史,故又有家史之称。在民间,家谱的兴盛绵延与老百姓对家谱的认识不无关系。在老百姓眼里,家谱的功能作用十分重要。为什么重要,有人说“族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也有人说,家谱就是一家之史,有家史才有国史。因为司马迁当年撰写《史记》中的《十二诸侯年表》时,就是根据成书于周代的中国家谱开山之作《世本》而写成的。还有人说,家谱能“使上而知百世祖之所由,与下而使万世传之不能泯”,家谱中所保存的家族姓氏来源、世代统绪、居地迁徙、子孙繁衍等丰富的原始资料,是其它文献诸如史书、志书等所无法替代的,一句话,家谱就是家史。在现实中,我们可以相信大部分人对自己爷爷以下的三代人的家族历史都能讲得出来,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有相当多的人往往对爷爷的爷爷,即三代以上的家族历史说不清楚,所以,追溯和认识本家族的过去,寻找自己的祖先和根基,一直以来成为许多人的兴趣和愿望。比如说,自己的“姓”源自何时何地,有过哪些人物事迹,家族如何移居变迁等,都是大家希望了解的。尤其是那些通过奋斗已取得了一定成就的成功人士、家庭或家族,以及身处异域的华侨华裔,其所形成的探“源”欲望更强,寻“根”的情结更深。家谱就是一个根,每个人都有自己寻根的心理动因,这里试举几例:
● 结祖攀亲,提高门第。在中国,我们常常会看到这种现象:两个同姓人相遇交谈,会倍感亲切,认为“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种亲和力会油然而生。这种现象,其实多数情况下双方并不是在攀亲结祖,而是缘于同姓、同宗在情感上的一种认同。如媒体所报道的,2005年8月4日,几名自称唐宋八大家(指唐代的韩愈、柳宗元,宋代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等八位散文大家)后人的男子,手持家谱在北京聚会。其实,他们这次“世纪性的会面”,并不像少数人说的是“为炫耀身份”、是“攀附”,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次聚会的目的,主要是不忘祖先,发扬祖宗文化,是寻根认同。当然,在现实中,似阿q式的人利用同姓来攀附以提高自己的身份不在少数,而以寻根探源来结祖攀亲,提高家族门第的人也大有人在。我们知道,唐高祖李渊的祖籍在陇西。他的32世先祖便是西汉“飞将军”李广,而李广的先祖为战国时任甘肃陇西太守的李崇。李崇不仅是陇西李氏的始祖,他还是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即李耳的9世孙。所以,当李渊入主中原后,他根据当时风行的重门第家世,重高门大姓的士族制度,而自己李姓的门第不高的情况,为了提高自己的门第,决定采取最为简便的办法,就是与李姓最着名的历史人物攀亲,于是他找到了老子李耳。李渊登基的第三年,即公元620年,就封李耳为李姓始祖,并在李耳的出生地河南鹿邑按照帝王居住的规格为其建造宫阙殿宇。至李世民登基当皇帝后,为了大力提高陇西李氏皇族的社会地位,贞观五年(631年),唐太宗李世民命令组织编修《氏族志》,这是唐代第一部大型官修谱牒。《氏族志》共分9等,293个姓,1651家。重新排定等级后的《氏族志》,李姓皇族列为一等,外戚列为二等,原来一些显赫的士族降为三等,旧有门阀势力受到重大打击。李姓在唐代贵为“国姓”后,是李姓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李姓人口的增殖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兴旺景象:一方面,李唐宗室子孙蕃盛,政治地位特殊,为其人口繁衍创造了优越条件;另一方面,通过赐给徐、杜、胡、郭、麻、张等16个外姓人的大臣官员以“国姓”,为李姓一族增添了许多新的成员。经过一千三百多年的发展繁衍,李姓不仅是当今中华第一大姓,也成为当今世界头号大姓。这就是历史上结祖攀亲,提高门第较为典型的例子。
(注:2007年4月新华社电: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最近对全国户籍人口的一项统计分析显示,王姓为第一大姓,有9288.1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数的7.25%;李姓为第二大姓,有9207.4万人,占全国人口数的7.19%;第三位为张姓,有8750.2万人,占全国人口数的6.83%)
● 认祖归宗,明白自身。家谱是人的根,是一种文化传承,也是中国人的一种信仰。无论你是平民百姓还是名人,相信多数人都会对家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都会想借助家谱来寻找自己的位置,明白自身来自哪里。如香港船王包玉刚生前在宁波天一阁查阅《包氏家谱》,当得知自己是包拯(包公)的后代时,他为此而激动、骄傲。保存在绍兴鲁迅博物馆里的绍兴宝佑桥百岁堂周氏稿本(老八房祭簿),属国家一级革命文物,上有周恩来于1939年亲手用毛笔写的“恩来,字翔宇,五十房樵水公曾孙,云门公长孙,懋臣长子,出继簪臣公为子。生于光绪戊戌年二月十三日卯时。妻邓颖超”等字。可以看出,此处短短五十多个字,表达了周恩来对本家族文化的一种情感与认同,他既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又相当熟悉本家族的历史。原由现代着名作家周作人珍藏、现由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编纂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的绍兴《赵城周氏支谱》,是鲁迅家谱,上有周作人在谱系表中用毛笔补上的他和鲁迅、周建人的名字,并在多处钤上了自己的印章,题上收藏说明等。收藏有鲁迅、胡适、刘少奇、胡耀邦、包玉刚、钱钟书等不少名人家谱的上海图书馆一直是海内外知名的寻根圣地,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来此查询家族历史。据原上海图书馆党委书记、现为《中国家谱总目》主编王鹤鸣回忆,1997年5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到上海图书馆视察,王鹤鸣他们为荣老准备了三种《无锡梁溪荣氏家谱》,分别是清同治年间、宣统年间和民国年间的编修本。当荣老在谱上看到“第31世毅仁”的名字时,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当王鹤鸣表示要把世系表复印一份给他时,荣老高兴地连说三声“好”! 可以看出,家谱或家史对一个尊祖敬宗者,对一个需明白自己家族文化渊源的人会产生多大的吸引力。
● 寻根祭祖,血脉情深。 “北祭黄帝陵,南祭大禹陵”,寻根祭祖热近年来在中国的兴起,意味着中国人向传统文化的回归。祭祖是个好事,“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既告慰了先人,又教育了后人。多年来,遍布世界各地的炎黄子孙,包括广大台胞,他们的根在中国,他们纷纷访祖国,归故里,查家谱,找宗祠。这种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既是中华民族强大凝聚力的生动表现,又是血浓于水的体现。如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他知道自己的根在大陆,所以,在2005年4月访问大陆时,把归宗祭祖当作此行的一个重要内容。不仅如此,连韩国总统卢武铉、卢太愚等,因他们的祖先也都是龙的传人,所以前些年他们都曾经先后到中国山东来寻根认祖过。
● “刨根问底”,“眼球”经济。眼下,寻根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名人效应。一部家谱或一个家族如果与“名人”两字挂上了钩,就会身价百倍,就会大大吸引公众“眼球”,并由寻根热来带动当地的旅游业发展及历史文化支持的普及。如十多年前的兰溪诸葛八卦村,在社会上还名不见经传,但经族中有心人对村中保存下来的一部《高隆诸葛氏宗谱》的不断“刨根问底”、追宗溯源,竟发现自己的祖先就是举世闻名的诸葛亮。这一特大新闻,迅即吸引了天下的“眼球”,于是诸葛村一夜之间就闻名神州大地,伴随寻根热的同时,该村旅游业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又如十年前“除了三块石头(江郎山),再无其他”的江山市,之所以今日能成为全国旅游的热点,成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主要也是靠一部族谱。此前,多数中国人都知道毛泽东的祖籍在湖南韶山。但据最新发现,毛泽东祖籍地是浙江省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其结论源自清漾村的《清漾毛氏族谱》(该谱现由江山市档案馆收藏,属国家一级档案文献),使这位伟人的宗族世代又上溯千年。(也有人提出韶山毛氏祖根在河南原阳)。其实,江山市的这一新发现,是江山市有关研究者多年来对江山历史文化进行“刨根问底”的结果。据研究者考证:毛泽东韶山家谱中所记的“毛氏祖居三衢”,“三衢”即现在的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清漾村是江南毛氏家族的最早世居地。后来,清漾村毛氏后裔叫毛让的一支迁往江西吉水,再后来,毛让的后裔毛太华由江西吉水迁到湖南韶山,毛泽东便是毛太华的后裔;清漾村的另一支迁往奉化,蒋介石的发妻毛福梅是奉化毛氏的后裔。正是这一偶然的发现,从而证实了江山、韶山毛氏同根同源。也正是由于对这一“根底”的“意外”发现,使世界对于千年古村落清漾村、对江山市的关注度骤然上升,短短几年便使当地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
  从上可以看出,家谱作为一种文化传承、一个家族的历史,有其生长的土壤和生命力。家谱的功能作用,对于一个家庭、家族来讲,可以道扬先德、启迪后人、激励末俗,可以尊祖敬宗、睦族收族,提倡亲亲之道;对于一个民族来讲,可以增强民族凝聚力。所以,家谱文化对于当前建设和谐社会是有一定现实意义的。
二、家谱的产生与发展
  在中国,家谱历史悠远,若从人与群体联系观念形成的角度考察,起源相当久远。如果从谱牒学角度研究分析,家谱又可分为口述家谱与文字家谱。
1.口述家谱
  在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前,血缘关系是人类群体最初也是最重要的纽带。人类此时“但知其母,不知其父”,纯是浑然之群。所以,先秦时人们虽有姓也有氏,但其概念不同:男子称氏不称姓,女子称姓不称氏。随着人类群体不断演进细析,辨别血统亲疏的族群世系观念也随之产生,“故人之相仁遇也,始于知生我之母。知有母,则知有与我同母之人焉。由此而推之,则知有母之母焉;有知与有母同母之人焉。亲族之关系,盖由此而昉也”。这也就是后来作为家谱核心和基本内容世系的萌芽。口述口传的族群世系的认同,也就是家谱产生的根源,即正是口述家谱的滥觞。
  大约在6500多年前,中国历史开始逐步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据文献记载,当时位居三皇之首、百王之先太昊伏羲创立了中华民族的统一图腾——龙。龙的传人由此而来。为了提高人类的体质和智力,防止人们的近婚和乱婚,伏羲还在华夏九州开始了“正姓氏、制嫁娶”。他先定姓氏,伏羲为自己定的姓氏是“风”姓,这是中国第一个姓,中华姓氏自此起源。接着,他又以所养动物为姓,或以植物、居所、官职为姓,为每一个宗族部落规定了一个姓,并规定同姓同族不得通婚。至此,人们开始从群婚过渡到对偶婚,从族内婚过渡到族外婚,彻底走出了蒙昧时代。至春秋战国时期,随着姓与氏的合而为一,实现了中华民族从愚昧走向文明的跨越,伏羲不仅被尊崇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同时也成为中华民族的万姓之根。可以看出,口述家谱的存在(严格地说只能是口述族群世系),最初的功能就是辨析亲疏,凝聚族群,优化生育,即所谓“亲亲以相及”。
2.文字家谱
  文字家谱是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出现的,而金华家谱也正是随着中国文字家谱的出现与演变而得以产生发展的。
  在我国最早的甲骨文、金文中,即有一些家族世系的零星记载,这些记载实际上就是文字家谱的萌芽,或者说是家谱的原初形式。
  周代实行的是宗法封建制度,故此时既有大宗小宗之法,还有专门掌谱牒、辨世系、定昭穆之职的史官。如《世本》十五篇,记录了自黄帝至春秋时帝王诸侯及卿大夫的姓氏、世系、迁居、都邑、制作、名号等,是属于以周天子为首的周室宗族的帝王统系。由此可知,成书于周代的《世本》,不仅是学术界公认的中国家谱开山之作,而且还使我们了解到文字家谱自先秦时问世以来,其记载的内容和编纂的体例经历了一个从简到繁的历史发展过程。
  至汉代,编纂家谱有了新的变化,此时不仅出现了如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提到的“谱牒”之名,还出现了《帝王诸侯世谱》等官修谱牒之作。据了解,金华家谱发端于东汉,如始修于东汉永元八年(96年)的兰溪游埠柴埠江《济阳江氏宗谱》,是金华现存家谱中记载其始修时间为最早的族谱之一。在该谱《汉永元八年谱序》中,较为详细地记载了自江氏得姓至东汉江革及其家族迁徙繁衍过程,以及江革因孝母而被称为江巨孝的缘由等。由于两汉时期的政治基本是世族地主占统治地位,君统与宗统开始分离,所以,两汉的家谱功能是为恢复、复建宗族和形成、巩固世族的统治服务。
  魏晋南北朝时期,门阀制度盛行,此时的家谱成了政府选举、士族出仕、门第婚姻的根据,“有司选举,必稽谱牒。”正因为家谱对于人们的社会地位、发展前途、社交层次有如此重大的作用,故修谱之风极为盛行,加之,国家此时还专门设立了谱局,设置了谱官专管修谱之事,以及谱牒学的兴起,从而有力地推动了家谱的迅速发展。
  隋唐时期,修谱继续为官府垄断。为了打击旧有门阀势力,提高李氏皇族的社会地位和巩固自己的统治,随着唐太宗李世民组织编纂《氏族志》和武则天组织修改的《姓氏录》先后开展,旧有门阀势力由此受到了重大打击,谱事也随之暗淡。至唐中期以后,社会出现了士庶合流,门第隆替和民族大融合阶段,谱事又受到了刺激,私家修谱开始在士大夫中间流行,传统的官方修谱禁例已被打破,编纂家谱也开始流行于民间。受此影响,金华范围的方、徐、吴、陈、章、曾、董、潘等姓氏家族的先祖们已开始着手为本宗族编修家谱。
  宋代是中国家谱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由于“取士不问家世”,“婚姻不问门阀”,庶族知识分子可以通过科举出仕,新兴的地主、商人在社会上也获得了应有的地位,家谱的功能也由以往官修的“别选举、定婚姻、明贵贱”的政治功能向私修的“尊祖、敬宗、收族”的伦理道德教化社会功能转变。此时期,着名学者欧阳修创修的《欧阳氏谱图》、苏洵创修的《苏氏族谱》、世称欧体、苏体,或称欧式、苏式。欧、苏在总结前人修谱例则的基础上,另创谱法,除内容包括谱序、谱例、世系图、世系录、祖先考辨等五个部分组成外,还在世系排列上,或世代分格,由右向左横行,五世一表;或世代直行下垂,由右向左排列,用竖线串连。欧、苏谱体是中国宗谱划时代的着作,也是宋元以来中国家谱的标本与经典,深为后人的欢迎与推重,并由此奠定了后世修谱的基本体例格局。应当说,宋代既是金华各县市历史上外来人口迁入高峰期,也是各姓氏家谱始修的首次高峰期。据统计,在现存的3000多种家谱中,约有四分之一的家谱其始修时间是在宋代,这一现象不仅是金华家谱良好发展的基础,同时也为金华各地明清时期民间的新一轮修家谱高潮的到来创造了条件。
  修谱之风从官方流行于民间虽始于宋、元,但当时尚未形成风气,并不普遍,而这一情形的转变主要在明代。
  明清时期,因宗族制度不断发展,及封建统治阶级的提倡与鼓励,民间私修家谱蔚然成风,以至遍及各个家族,几乎姓姓修谱,出现了族族有谱牒,户户有家乘,并且一修再修,无休无止。修谱在当时来讲不仅成为同姓、同族人之间的大事,还成了中华民族全民性的一项文化活动,且此风一直延续至民国二三十年间。而此时期金华各地民间修谱之风也十分盛行,出现了各姓、各族都在纂修家谱。据估计,仅兰溪一地,在民国初期时所修家谱的数量就达2000种以上。与纂修家谱相关的,金华各地此时还出现了数十家专门印制家谱的“谱局”,这些常年穿村走户、用木活字印制家谱的社会化专业服务队伍,对金华民间家谱的迅速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从家谱的体例、内容来看,与宋代家谱相比,可以说,明代中后期是中国家谱体例演变与内容更新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在体例演变方面,明代家谱在因袭欧、苏谱例的同时,增加了“志”、“图”、“考”、“录”等项新内容,这是明修家谱受正史影响,仿照正史、方志的纂修方法,进一步吸收正史和地方志编纂学术成果的重要体现。所以,与明代以后所修家谱相比较,有明一代所修家谱的体例已比较完备,且大体上已定型。此后清代、民国年间所纂家谱在体例上基本沿袭明谱,变化甚微。在内容更新方面,与宋、元谱相比较,明谱新增加的内容主要体现在家规、家训、祠产、族产等宗族制度的相关方面,这也正是明代族谱功能的强化以及族权正式形成的一个反映。
  进入20世纪40年代,由于社会动荡,中国民间家谱纂修逐渐停止。解放后,因社会形态、社会意识、社会制度等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家谱纂修工作不仅完全停止,公藏的、私藏的家谱更是被视作“封、资、修”产物而一次又一次地遭到大规模的毁灭。以兰溪为例,仅“文革”时期,民间多数家谱都被毁于此。至于原有的“三十年一续修,六十年一重修”的民间修谱传统已经废弃多年,现在保存下来的家谱普遍缺失了两至三代人的记录。
  自80年代起,由于长期被禁锢的思想得到解放,文化氛围也渐趋融洽活跃,一些宗族文化较为发达的地区以及一些经济活跃、与海外交往密切且较为富裕的农村地区,民间私修家谱之风再度兴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成气候,蔚然成风,并将其带入了21世纪。此时期金华的东阳、义乌、永康、兰溪、浦江、武义等市县民间修谱之风也在兴起,据估计,从70年代中期起至本世纪初,民间重修、续修家谱数量不下数百种。此外,被现代修谱热潮带动下,不少地方还出现了把旧家谱捐献或将新修家谱捐赠给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收藏之风气。
  从以上可知,兴盛绵亘近三千年的修谱活动,同社会群体氏族、家族、家庭有紧密联系、是随着社会结构、社会意识、社会制度的变化而嬗变。家谱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历史文化现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虽成为维护封建统治的强有力工具,但它的功能却从社会功能至政治功能再回归到社会功能上来,因此,对于一个国家来讲,通过它可以从一个侧面来展示中国社会的发展轨迹;而对于金华来说,透过金华家谱的发展历史,也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到金华经济社会发展的轨迹。总之,自有文字家谱以来,其总的发展趋势是由贵族而士族而平民,而所维系和凝聚的人群却也因此越来越广,影响越来越大。
三、家谱的内容与形式
1. 家谱的内容
  家谱的内容大体可分为世系图表与人物事迹两大部分,其中世系图表为家谱的核心内容。
  上面已经提到,家谱的内容是随着社会的进步而不断演进的。如从成书于周代的《世本》起至唐代的家谱,其内容仅记载了各家族的姓氏、世系、迁居、都邑、制作、名号等,较为简单。至宋代及其以后的家谱,由于其功能由以往官修的“别选举、定婚姻、明贵贱”的政治功能向民间私修的“尊祖、敬宗、收族”的伦理道德教化社会功能转变。所以,其所记载的已不是原先的百家合谱的内容,而是以本宗族内部之事为主,如世系图表、恩荣宦迹、忠臣孝子、坟墓宅图等,这是家谱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这类家谱的形成和发展,极大地强化了宗族内部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明清以来至民国年间,由于受编修正史和地方志的影响,新修家谱增加了“志、图、考、录”及族训家规、祠堂族产等,其内容极为丰富,大致说来主要有:谱序、姓氏源流、家族迁徙、世系图表、排行字、宗族堂名、家传、仕宦、科举、婚姻、庠彦、艺文、着述、节孝、祭奠、祀田、茔域、传记、古迹、图考、遗像及像赞、族规家训、风俗、水利、族产祠产等,上述内容,涉及到历史学、社会学、人口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学、语言学、伦理学、教育学、地名学,以及思想史、文化史等。20世纪80年代起,随着思想解禁、经济发展和文化氛围的活跃,各地新修家谱在内容上较之旧谱有了一定的变化,多数的做法除了留存、续接旧谱的基本文献与线索外,还顺应时代潮流,在体例、内容上有所创新。如女性入谱、异姓入谱,大事记,村规民约,土地管理,计划生育,教育,电力,道路交通,文化娱乐,电脑网络,学历、职称、职务名录,新农村建设等都载入谱中,这种家谱内容变化的现象,可以看作新时期家谱编修欲顺应时代,与时俱进的尝试与努力。
2. 家谱的形式
  家谱的形式,主要是指家谱的编排形式、版本形式、印制装订等方面。
编排形式:传统家谱一直以来都采用直排形式编排,世系图保持五世一表之格式,以方便查阅者查找,如我们金华各地现保存的家谱中,多数都为直排。横排形式是上世纪80年代后出现的,横排家谱的好处是顾及到年轻读者阅读习惯的需要,但就传统风格而言,比不上直排形式。
  版本形式:金华家谱藏量丰富,版本形式也丰富多样,抄本(如兰溪市博物馆收藏的《鹤山黄氏宗谱》,为明万历丁未年(1607年)抄本,弥足珍贵)、手写本、木刻本、木活字本、石印本、铅印本、油印本、激光排印本、电脑排印本、静电复印本等都有,这些不同版本的家谱在不同历史时期都表现出各自的鲜明特征。
  印制装订上,旧谱基本上为线装本;也有长卷式的,如兰溪诸葛镇花天沈村的《沈氏宗谱》,黄店三峰殿口村的《方氏宗谱》,图文并茂,有十多米长;还有折叠式的,如兰溪黄店镇太平桥村《舒氏宗谱》整叠有54张。80、90年代后修的家谱,出现了平装本、精装本、线装本等并存状况。尤其是近年来新修家谱,编修者运用现代成书技术,电脑打印,现代绘图技术,装帧精美,16开本,硬封面,精装,堪与县市志媲美。新修家谱印制上,除了出现一批专业修谱人员及有关印制商家专门引进具有现代技术的宗谱排版软件外,还有传统的木活字印刷家谱技术也重现社会,如兰溪女埠渡渎村章正芳家的“谱局”,这些年来已为各地印制了不少家谱。
四、家谱的价值
  毋庸置疑,作为根植于中国宗法社会之上的家谱,自然会有信疑相渗、精华糟粕同存之现象存在。然后应当肯定的是,家谱这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在中国的不同历史时期都发挥过不同作用。可以说,在中华文明的传承与延续过程中,家谱所发挥的作用是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直至今日,我们在继承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事业中,在推动三个文明建设,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中,之所以依然离不开家谱,依然需要研究和利用家谱,就是因为家谱所维系的不仅是一个家族,更是一个民族,所以,家谱的特殊功能作用和重要价值是客观存在的。
1.家谱的历史价值
  史学大师顾颉刚认为:“我国史籍之富,举世无比。而今我国史学领域有尚待开发的二个‘大金矿’,即地方志和族谱。”事实证明,顾颉刚先生的认识是很有见地的,家谱文献不仅是个待开发的“大金矿”,更是一个家族、民族历史的宝库。在金华家谱里,其所保存的家族繁衍、活动的档案资料,保存下来的各个家族及其成员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区与世系活动相关的重要资料,绝大部分不可能出现在正史或金华地方志的记载中,而这些珍贵史料对于诸如金华的社会史、移民史、人口史、地方史等来讲,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如前面已经提到过的有关金华的城市移民、农村村落群的形成,姓氏迁徙、人口变化,以及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等,家谱中就有相当多有关这方面具体的、详细的记载,正因此故,目前非但重视家谱史料价值的专家学者已日益增多,且查阅家谱资料的百姓也越来越多。
2. 家谱的资料价值
  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指出:“欲考族制组织法,欲考各时代各地方婚姻平均年龄、平均寿数,欲考父母两系遗传,遗考男女产生比例,欲考出生率与死亡率比较……等等无数问题,恐除族谱、家谱外,更无他途可以得资料。”数量可观的金华家谱,不仅对家族制度、婚姻制度、土地制度等研究有不可替代的资料价值,即对民俗学、道德论理学、水利史、商业史、教育史、文化史等都能提供许多重要资料。如对清初着名戏剧家李渔的研究,因正史与方志对李渔的生平事迹记载字数寥寥,故学术界长期以来对李渔出生在浙江兰溪还是江苏如皋一直有争议。而后,在李渔故乡——兰溪夏李村《龙门李氏宗谱》里,除了有记载李渔生卒年及其家族世系繁衍之资料外,还有记载李渔事迹的《佳九公才子传》等文献资料,这些有价值的家谱资料为考证李渔生平事迹提供了重要依据。又如金华八咏楼的资料,方志里虽有记载,但在兰溪高端村沈约后裔宗谱《高端沈氏宗谱》里,也有记载南朝齐梁时沈约任东阳郡守期间,在婺江之畔筑玄畅楼,因其为该楼赋诗八首,后人又称“八咏楼”的事迹,以及沈约任郡守期间的政绩等珍贵资料。另外,在金华市现有诸多的国家级、省级、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其中多数为宗祠、厅堂、牌坊、古塔、古桥、民居等古建筑,而有关这些古建筑的不少有价值资料就是来源于家谱。
3.家谱的文化功能
  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说过:“中国人民说王道是顺乎自然,换一句自然力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团体便是民族。”家谱在历史的长河中,已经形成有独特内涵、浸润着民族情愫的谱牒文化,它对民族的心理素质、价值取向、行为模式都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中华民族就是在自己这样独特的环境中,经过几千年的蕴酿发展,由众多族源相互融合,自然形成了以汉族为核心的多元一体的伟大民族,形成了中华民族大家庭,并由此产生了木之千枝万叶同居一本,水之千流万派而同出一源的强大民族凝聚力,而这些又都是通过家谱来加以体现,所以,家谱便成为寻根认同的第一手资料。改革开放以来,金华各地已有不少台胞、侨胞回来寻根认同,他们通过有关部门的牵线搭桥,尤其是通过查阅家谱后,使得与家人团聚。可以说,就家谱的文化功能而言,在其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开展寻根认同、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等方面确实有其它文献资料所不能替代的功能作用。
4.家谱的道德教化功能
  我们知道,家谱中大多有“族规”、“家训”、“家法”、“祖训”等之类的内容。不可否认,在这些内容中,有不少是“天地君亲师”、“仁义礼智信”、“君臣父子”、“三从四德”等封建思想与说教,然而这当中也有许多对促进现代文明建设起积极作用的传统伦理道德规范之内容。如敬长老、孝父母、尊师长、友兄弟、睦近邻、慎婚姻、崇俭朴、戒奢侈、禁赌博、忌荒嬉等,这些对于今天来说,也都是我们大力提倡的。如兰溪黄店、芝堰一带,当年以孝子的孝道而名扬邑里,故由望云乡改名为纯孝乡,而今当地政府为了弘扬“孝道”之传统,在“孝文化”上做足了文章,以此来加强乡邻村民、尤其是广大青少年的传统伦理道德教育。应当说,传统伦理道德与现代文明是辩证统一的,一个国家特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思维方式,只能是在一定民族传统文化的延续与发展,现代文明建设必须以传统文化为基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以几千年文明为依托,惟其如此,现代文明建设才会根深叶茂。而家谱中反映出来的优秀的传统伦理道德,实际上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生活奋斗的结晶,历史上它曾经对凝聚一个家庭、一个民族发挥了巨大作用,即使在新世纪,这一“结晶”对促进当代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来讲,也必将会起到重要的激励作用。
五、金华家谱与婺文化
(一)金华家谱的特点(可用24个字来加以概括:即存量丰富、私藏为主;保存完整、质量较高;藏用结合,促进共享)
1、存量丰富,私藏为主
  金华素有“小邹鲁”美誉,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来有编修家谱之传统,据现存家谱可知,自明代后期至今400余年来,金华各地民间编修所遗存下来的家谱数量之多,分布之广,为浙江省所不多见,,这是金华人民的一笔宝贵文化遗产。据2005年一次比较保守的统计,金华市现有家谱1717种,其中:公藏家谱452种,民间私藏家谱1265种,具体收藏情况为:
金华各县市家谱收藏情况统计表 数量:种
地区
图书馆
博物馆
档案馆
侍王府
市志办
文物办
民间
合计
金华市
17
2
68
87
义乌
27
10
300
337
兰溪
3
37
702
742
东阳
40
50
21
111
永康
85
85
浦江
28
3
21
100
152
武义
34
58
92
磐安
2
4
105
111
合计
236
40
77
68
10
21
1265
1717
(此表不含中国家谱网收藏数量)
  其实,上面这个数字是相当保守的,主要是民间私藏家谱的真实面貌我们还没有摸清,数字还没有真正掌握。据有关业内人士估计,金华各地民间现收藏的家谱最少在3000种以上,仅兰溪一地就有近千种。如果再加上江源先生办的“中国家谱网站”收藏的3000多种,那么,金华家谱的数量就相当可观了。要知道,2005年10月出版的《浙江家谱总目》,共收录浙江家谱7662种(不含存目6681种),其中民间收藏为1624种,仅金华就占了940种。从上可知,金华家谱的实际存世数量,估计能占到全省家谱收藏量的50%左右。事实证明,金华是浙江省家谱存世数量最多的地市之一。而家谱以民间收藏为主的特点,则成为金华家谱的最显着特点之一。
2、保存完整,质量较高
  家谱保存完整,版本形态丰富,质量较高是金华家谱的重要特点之一。首先,家谱保存完整。从金华各地目前所保存的家谱状态来看,大部分家谱都保存得较为完整,这是金华民间向来有珍藏家谱之传统的结果。以兰溪为例,目前所保存的近800种家谱,除其中130多种因诸多原因而造成缺卷、破损外,其余的近700种家谱相对来讲保存较为完整,这是十分不容易的。其次,金华家谱的版本形态较为丰富,质量较高。如前面提到过的,版本中除了有弥足珍贵的明代抄本外,还有质量很高的清康、雍、乾三朝的木刻版本。此外,金华家谱中的大部分则以清代后期至民国年间所修的木活字版的线装本为主。第三,在金华家谱中,出现了不少特色家谱,即名人家谱和少数民族家谱。一千多年来,由于灵山秀水和淳朴民风的感召与魅力,金华成了世代才俊流向的“洼地”。在这里,除了孕育了骆宾王、张志和、贯休、吕祖谦、陈亮、唐仲友、宋濂、李渔、陈望道、冯雪峰、曹聚仁、艾青、严济慈等闻名于世的古今文化名人外,还吸引了诸葛亮、孙权、姜维、严子陵、陶渊明、范仲淹、包拯、黄庭坚、朱熹等历代名人的后裔前来生息繁衍,并随着岁月推移,这些名人后裔遂成名门望族。而与这些名人与名人后裔相关的家谱,自然成为珍贵的、具有特色的名人家谱。如《高隆诸葛氏宗谱》、《龙门李氏宗谱》、《严氏宗谱》、《陶氏宗谱》、《朱氏宗谱》、《赵氏宗谱》、《姜氏宗谱》,等等。珍贵的少数民族家谱。在金华境内,除了汉族外,还有畲、苗、回、蒙等少数民族居住。而在兰溪水亭畲族乡等地,发现了《雷氏宗谱》、《蓝氏宗谱》等数种弥足珍贵的畲族家谱,这为研究畲族家族迁徙、宗族繁衍及家族文化提供了珍贵的史料。
3、藏用结合,促进共享
  近年来,为了实现家谱由民间私藏转为以国家保护为主之目标,金华各县市图书馆制定规划,落实措施,把家谱收集作为地方文献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来抓。每年都收集了一定数量的家谱资料。金华市寻根文化艺术开发有限公司,多年来组织力量,在家谱收集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家谱收集过程中,各收藏单位还采取了复印、拍照、扫描、建立数据库、制作光盘等多种收藏方式,使家谱得到有效保护。“藏”不是目的,“用”才是目的。这些年来,图书馆等家谱收藏单位利用"谱资料,为前来寻根问祖的人们,为有关文保单位的资料查找与编写等提供了方便。有的还通过网站或举办家谱展览,为社会公众宣传、展示家谱文化知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金华市寻根文化艺术开发有限公司,他们通过开办国内首家“中国家谱网站”,将3000多种家谱资料上网供用户查阅,实现家谱文化共享,这是金华家谱的特色,为国内其它地方所无。
(二)金华家谱与婺文化
  源于一万多年前的浦江上山遗址的婺文化,源远流长,悠久灿烂,底蕴深厚。婺文化兼收包容,内涵丰富,它包括婺学、宗教文化、名人文化、婺剧、婺商、民间文艺、民间工艺、婺州古瓷、酒文化、古建筑、婺州名产、民俗节庆、风景名胜以及方志谱牒文化等在内的金华历史文化的全部,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而金华家谱也正是在这具有金华浓厚地域特色的婺文化背景、婺文化氛围中兴盛绵延了二千年。
应当说,金华家谱既是婺文化的一部分,又是在婺文化的作用下得以发展的。试想,假如没有婺文化的作用,历史上的金华家谱编修就不可能出现兴盛红火、蔚然成风的局面;假如没有婺文化的熏陶,在历经兵火战乱和“文革”破坏的情况下,金华各地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家谱珍藏保存到今天;假如没有婺文化在传承,就不可能出现近些年来金华各地掀起一股“修谱热”的现象。
  反过来说,婺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又得益于金华家谱。我们知道,婺文化的许多内容与形式,除了少部分见诸于方志记载外,大部分都散见于金华各姓氏家谱中。可以说,金华家谱是婺文化的重要载体。比如:金华许多历史文化名人的生平事迹、着述等,有关家谱都有较为详细的记载;金华各地的宗祠、厅堂、寺庙、古塔、古桥、古亭、书院等古建筑,在相关的家谱中均有记载;金华的婺剧、婺商、民间文艺、民间工艺、酒文化、婺州瓷以及民俗节庆等,有关宗谱都有一定的文字篇幅进行记录、叙述。所以,金华家谱与婺文化可以说相辅相成、各显益彰,它们是金华历史文化中的瑰宝。
  总之,金华家谱是金华悠久历史的见证与重要载体,是珍贵的、具有鲜明金华地域特色的地方文献资料,是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个尚待开发的“富金矿”。作为我们,要重视、关注这笔巨大的、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要通过对金华家谱资料的收集、整理、保护、研究、开发和利用,为建设和谐社会,建设金华文化大市服务。同时,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使这些一直深藏民间、秘不示人、“沉睡”多年的家谱,由此以“新”的面貌步入公众的视野,走向自由阅读,为当今社会所利用。
浙江金华市婺文化研究会  地址:中国浙江金华市婺江东路238号  电话:0579-82325322  技术支持:金华同创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