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滚球最大下多少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婺文化 > 新闻动态 > 地方文献报摘

那些渐行渐远的石碑

张海滨 方龙飞

 

记者 张海滨 通讯员 方龙飞 文并摄      

  

  70后、80后也许还记得,小时候,在村口在野外,经常能看到一块石碑,有的是界碑、有的是路碑、有的是铭碑……记录着一段特殊的历史。可是如今,这样的石碑却已经变得非常罕见。

  伴随着那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石碑,还有那古色古香的乡土文化气息。在交通工具并不发达的古代,在交通要道上修桥筑亭是最大的公益事业。每修一座桥,每建一座亭,一般都要立一块碑,将事情经过、捐助者名字等刻于石上,以传后世。

  如今,随着科技的发达,道路四通八达,资讯无处不在,立碑这种朴实的民间记录早已不再盛行,可是我们并不应该就此任这些石碑消失。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寻访,在大步迈向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希望这样的寻访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能多保存下一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义渡碑:无论远近概不收钱

  东阳市南马镇的石阶潭村是东阳市通往杭州、丽水、温州捷径必经之地,也是古代南乡瓷器等商品的主要集散地。据东阳市志记载,它是东阳通向永康古驿道的水陆枢纽。村沿的石阶潭(古称鉴潭),是闻名遐迩的横渡南江的船埠头渡口,它的对岸就是现在的南马镇泉府村。

  在泉府的《金氏宗谱》中,记录有一首名为《鉴潭秋月》的诗,诗人是一位途经船埠头的进士,诗作于清咸丰九年(1859),当时正是太平天国与清王朝对峙,军事交锋剧烈,社会动乱的时候,《鉴潭秋月》写出了那个时代的阵痛。 

  不过,随着现代公路、桥梁的兴建,石阶潭渡口早已不复存在。巧的是,前段时间,石阶潭村在修建道路的时候,意外挖出了一块“义渡”碑。这块石碑高1.2米,重约80公斤,“义渡”两字笔力苍劲。碑的右侧还有一行小楷刻字:“无论远近概不收钱”。

  “这块石碑的发现,证实了石阶潭村的船埠头历史。”该村党支部书记表示,他们将在渡口遗址找个适当地方把此碑竖起来,以便使后人继承先贤公益互助、惠民利群的传统美德。

  

  指路碑:有的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俗话说,路在嘴上。可是在荒郊野外,找不到人问路怎么办?在古代,石刻指路碑就起到了“指路牌”的作用。如今,随着道路和交通工具、通信工具的飞速发展,这种指路碑已经被带有广告性质的指路牌所代替,不过,在乡间,还散落着一些这样的指路碑。

  在东阳市南市街道广丰村月塘的大樟树下,至今仍保留着一块指路碑,上面写着“南至方岩,西至永邑”。永邑,即永康;方岩则是永康境内的旅游胜地方岩景区。在东永线没有通车前,从东阳城里出来到方岩拜胡公的人都经过月塘,从月塘的左侧往南马方向去;月塘的右侧古道则通往永康县城。

  在南市街道槐堂村寿塔自然村中,也有一块指路碑,可惜上面的字已经不可辨认。马根翠老太太说,她70余年前嫁到这里来时,石碑就已经立在这儿了。由于边上是个菜园,有条小道通往村里民居,磐安、横店方向来的过客经常会走错路,误入农家。立了这块碑,过路人就不会“误闯民宅”了。但在日本鬼子占领东阳的时候,这块指路碑却没能发挥好作用,1942年的一天,一支日军直接闯入村中……这是石碑留给人们惨痛的记忆。 

  在东阳江镇前庄岭头,则有一块至今依然发挥作用的指路碑,上面写着“上至下桃,下至玉山”。下桃就是学陶村,而玉山是指磐安玉山。这块石碑相对来说比较简朴,但它立在古道上,同样起到了指路的作用,而且现在还发挥着作用。

  

  义祭坛:淳朴民风的反映

  在东阳市佐村镇丁顶塘的村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义祭坛”三个大字,像神位一样立在路旁,边上还有烛香焚熏的痕迹。而在南市街道槐堂村溪甘自然村,也有一块“义祭坛”石碑,不过,这块石碑是砌在祠堂的墙脚,而不是立在路边。

  为什么有的立在路边,有的却砌在祠堂的墙脚呢?在问了不少村民后,溪甘自然村84岁的韦光银老人解开了谜底:义祭坛,是旧时村里拜祭亡魂的公共祭台。原来,旧时东阳很多农村都设有义祭坛。一般人家清明、冬至时,都有儿孙祭祀,而那些无后亡者,没有后人祭奠,一些民间慈善组织就设立义祭坛,许多人家祭了自家祖宗之后,再去义祭坛前祭祀那些没儿没孙的亡者。

  

  修亭碑:前人修亭后人乘凉

  从歌山镇楼西宅翻越里岭到湖溪镇郭宅,要经过一座凉亭,名为紫阳亭。亭内竖有一块近两米高的石碑,上端阴刻“紫阳亭碑”四个篆体字,下方写有“桃尖下有李岭焉,蜿蜒而上,横亘六七里,□□□□,望梅甚可期也。□□□□。凤山楼公继以食为余资,慨倡一亭”。碑上还有“石洞院”“朱子讲学”“携紫阳花”等字样,立碑年代为同治十二年。

  紫阳亭的来历,与理学家朱熹(别号紫阳)有关。《石洞贻芳集》记载:“朱夫子再游时,携花一种,播山麓,吐葩紫色,状似凤仙而巧小,叶差短,未记其名,后以紫阳先生所植,即呼为紫阳花。”据说当年陈亮与石洞书院创办人郭钦止一同到里岭头迎接朱熹,“紫阳亭”由此得名。

  佐村镇有一段叫唐婆岭的古道,风景如画。路边卧着一块残缺的石碑,长2米,宽1米,上方有“修山亭”等字样,下方是密密麻麻的刻字,大多可以认清,讲的是修山亭的来历、由何人捐资等内容。可惜立碑的年代已模糊不清。

  距石碑不远的岭头,修建有一座颇有气势的凉亭,门洞上方刻着“锁云亭”三个字。亭子比较开阔,亭边两株直径近半米的杉树给人气宇不凡之感。

  

  禁足碑:立碑禁止源于善意

  南市街道紫溪村是东阳市历史文化名村,保留下来的历史古迹较多,其中包括一座御史第。御史第的门边嵌着一块石碑,上面字迹看不大清楚,似是“察院金严禁不许妇女入寺”。

  这是明万历年间立的,距今已有400余年历史。村里人相传,城里有座寺庙出了怪事:美貌少妇去上香,经常离奇失踪。御史后来破了案,原来是寺里的和尚动了邪念,将一些来上香的美貌少妇软禁在寺院。案子破了,御史为家乡的妇女着想,勒石告诫“不许妇女入寺”。

  故事有多少真实性,谁也说不清,但这块石碑经历各种历史风波得以保存,确实不易。

( 2012-05-12 )
      [打印]

那些渐行渐远的石碑

张海滨 方龙飞

 

记者 张海滨 通讯员 方龙飞 文并摄      

  

  70后、80后也许还记得,小时候,在村口在野外,经常能看到一块石碑,有的是界碑、有的是路碑、有的是铭碑……记录着一段特殊的历史。可是如今,这样的石碑却已经变得非常罕见。

  伴随着那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石碑,还有那古色古香的乡土文化气息。在交通工具并不发达的古代,在交通要道上修桥筑亭是最大的公益事业。每修一座桥,每建一座亭,一般都要立一块碑,将事情经过、捐助者名字等刻于石上,以传后世。

  如今,随着科技的发达,道路四通八达,资讯无处不在,立碑这种朴实的民间记录早已不再盛行,可是我们并不应该就此任这些石碑消失。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寻访,在大步迈向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希望这样的寻访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能多保存下一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义渡碑:无论远近概不收钱

  东阳市南马镇的石阶潭村是东阳市通往杭州、丽水、温州捷径必经之地,也是古代南乡瓷器等商品的主要集散地。据东阳市志记载,它是东阳通向永康古驿道的水陆枢纽。村沿的石阶潭(古称鉴潭),是闻名遐迩的横渡南江的船埠头渡口,它的对岸就是现在的南马镇泉府村。

  在泉府的《金氏宗谱》中,记录有一首名为《鉴潭秋月》的诗,诗人是一位途经船埠头的进士,诗作于清咸丰九年(1859),当时正是太平天国与清王朝对峙,军事交锋剧烈,社会动乱的时候,《鉴潭秋月》写出了那个时代的阵痛。 

  不过,随着现代公路、桥梁的兴建,石阶潭渡口早已不复存在。巧的是,前段时间,石阶潭村在修建道路的时候,意外挖出了一块“义渡”碑。这块石碑高1.2米,重约80公斤,“义渡”两字笔力苍劲。碑的右侧还有一行小楷刻字:“无论远近概不收钱”。

  “这块石碑的发现,证实了石阶潭村的船埠头历史。”该村党支部书记表示,他们将在渡口遗址找个适当地方把此碑竖起来,以便使后人继承先贤公益互助、惠民利群的传统美德。

  

  指路碑:有的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俗话说,路在嘴上。可是在荒郊野外,找不到人问路怎么办?在古代,石刻指路碑就起到了“指路牌”的作用。如今,随着道路和交通工具、通信工具的飞速发展,这种指路碑已经被带有广告性质的指路牌所代替,不过,在乡间,还散落着一些这样的指路碑。

  在东阳市南市街道广丰村月塘的大樟树下,至今仍保留着一块指路碑,上面写着“南至方岩,西至永邑”。永邑,即永康;方岩则是永康境内的旅游胜地方岩景区。在东永线没有通车前,从东阳城里出来到方岩拜胡公的人都经过月塘,从月塘的左侧往南马方向去;月塘的右侧古道则通往永康县城。

  在南市街道槐堂村寿塔自然村中,也有一块指路碑,可惜上面的字已经不可辨认。马根翠老太太说,她70余年前嫁到这里来时,石碑就已经立在这儿了。由于边上是个菜园,有条小道通往村里民居,磐安、横店方向来的过客经常会走错路,误入农家。立了这块碑,过路人就不会“误闯民宅”了。但在日本鬼子占领东阳的时候,这块指路碑却没能发挥好作用,1942年的一天,一支日军直接闯入村中……这是石碑留给人们惨痛的记忆。 

  在东阳江镇前庄岭头,则有一块至今依然发挥作用的指路碑,上面写着“上至下桃,下至玉山”。下桃就是学陶村,而玉山是指磐安玉山。这块石碑相对来说比较简朴,但它立在古道上,同样起到了指路的作用,而且现在还发挥着作用。

  

  义祭坛:淳朴民风的反映

  在东阳市佐村镇丁顶塘的村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义祭坛”三个大字,像神位一样立在路旁,边上还有烛香焚熏的痕迹。而在南市街道槐堂村溪甘自然村,也有一块“义祭坛”石碑,不过,这块石碑是砌在祠堂的墙脚,而不是立在路边。

  为什么有的立在路边,有的却砌在祠堂的墙脚呢?在问了不少村民后,溪甘自然村84岁的韦光银老人解开了谜底:义祭坛,是旧时村里拜祭亡魂的公共祭台。原来,旧时东阳很多农村都设有义祭坛。一般人家清明、冬至时,都有儿孙祭祀,而那些无后亡者,没有后人祭奠,一些民间慈善组织就设立义祭坛,许多人家祭了自家祖宗之后,再去义祭坛前祭祀那些没儿没孙的亡者。

  

  修亭碑:前人修亭后人乘凉

  从歌山镇楼西宅翻越里岭到湖溪镇郭宅,要经过一座凉亭,名为紫阳亭。亭内竖有一块近两米高的石碑,上端阴刻“紫阳亭碑”四个篆体字,下方写有“桃尖下有李岭焉,蜿蜒而上,横亘六七里,□□□□,望梅甚可期也。□□□□。凤山楼公继以食为余资,慨倡一亭”。碑上还有“石洞院”“朱子讲学”“携紫阳花”等字样,立碑年代为同治十二年。

  紫阳亭的来历,与理学家朱熹(别号紫阳)有关。《石洞贻芳集》记载:“朱夫子再游时,携花一种,播山麓,吐葩紫色,状似凤仙而巧小,叶差短,未记其名,后以紫阳先生所植,即呼为紫阳花。”据说当年陈亮与石洞书院创办人郭钦止一同到里岭头迎接朱熹,“紫阳亭”由此得名。

  佐村镇有一段叫唐婆岭的古道,风景如画。路边卧着一块残缺的石碑,长2米,宽1米,上方有“修山亭”等字样,下方是密密麻麻的刻字,大多可以认清,讲的是修山亭的来历、由何人捐资等内容。可惜立碑的年代已模糊不清。

  距石碑不远的岭头,修建有一座颇有气势的凉亭,门洞上方刻着“锁云亭”三个字。亭子比较开阔,亭边两株直径近半米的杉树给人气宇不凡之感。

  

  禁足碑:立碑禁止源于善意

  南市街道紫溪村是东阳市历史文化名村,保留下来的历史古迹较多,其中包括一座御史第。御史第的门边嵌着一块石碑,上面字迹看不大清楚,似是“察院金严禁不许妇女入寺”。

  这是明万历年间立的,距今已有400余年历史。村里人相传,城里有座寺庙出了怪事:美貌少妇去上香,经常离奇失踪。御史后来破了案,原来是寺里的和尚动了邪念,将一些来上香的美貌少妇软禁在寺院。案子破了,御史为家乡的妇女着想,勒石告诫“不许妇女入寺”。

  故事有多少真实性,谁也说不清,但这块石碑经历各种历史风波得以保存,确实不易。

浙江金华市婺文化研究会  地址:中国浙江金华市婺江东路238号  电话:0579-82325322  技术支持:金华同创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访问量: